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弦 > 文章归档 > 2009年十二月
2009年12月21日 17:49

“比大长今还火”的电视剧

“比大长今还火”的电视剧

12月4日,应韩国“善德女王”文化产业专门公司的邀请,赴韩国庆州参加了为韩国电视剧《善德女王》的宣传活动——MBC 电视剧善德女王OST音乐会。    一句“比《大长今》还火”,就足以勾起了我的兴趣。当初以为,迷韩剧的不是年轻人就是家庭主妇,没成想《大长今》却使我五迷三道,被剧情拽着天天盼着看,欲罢不能。《大长今》当初在韩国的收视率是20%多,而这部《善德女王》的收视率达到了48%。

《善德女王》确有其事,确有其人,是发生在韩国新罗时期的故事。讲述了德曼公主因和姐姐是双胞胎而被视为不祥,逐出宫中历尽磨难,凭借信念和坚忍不拔的毅力,成为新罗王朝第一位女王。

韩国新罗时期的首都就是庆州。它位于韩国东南部......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1:53

快乐歌唱 恣意享受——音乐给我们带来什么

快乐歌唱 恣意享受——音乐给我们带来什么

在海南举办的首届中国南方(海口)合唱艺术周上,出现了欧洲面孔。他们从奥地利来,名称叫做宫堡茨克尔亨(Gumpoldkirchen)男子合唱团。在赛场内外,他们不仅面孔显眼,而且演唱也别具一格。     我说的不是嗓音条件。因为一听就知道,他们是业余的。嗓音条件并不好,以致声音不够纯净美妙。50个团员,平均年龄看来也超过了50岁,而且——长得也不好看。

那么,他们是以什么深深地吸引了听众呢?

是和谐的美感,是出色的声部感。成立于1863年的合唱团,整体达到了高度融合和统一,每个声部绝不是独立存在、我行我素,而是与其它声部中互为依托、互为渗透和契合。这种对于声部的既有纵向也有横向的感觉,如果不是多年的耳朵的训练......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1:52

挪威:沿着格里格的足迹(八)(附:后记)

挪威:沿着格里格的足迹(八)(附:后记)

现在这个酒店仍然有着浓重的乡村气息。大堂只能算作“小堂”,摆放着多年前记账的机器,墙上挂着鹿头,还有格里格与酒店主人太爷爷的照片。房间里面很简陋,窄窄的铁床,窗户上挂着薄薄的小花布窗帘。热水不足,温度也很低,睡觉时只好蜷缩成一团,

在通往餐厅的休息厅里,放着格里格使用过的、当年用马拉上来的钢琴。旁边的一个小圆桌上,放着格里格《钢琴小品》集中《特罗豪根的婚礼》的手稿。这个小品原名《祝贺者》,就是为这里举行的庆祝活动而写。手稿的纸张虽然已经发黄发脆,但笔迹依然清晰。乐曲开始,左手的五度双音恰似民间提琴手奏出的民间舞蹈的节奏,烘托出以五声音阶为基础的旋律。乐曲是典型的挪威民间的调式,再现了民......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1:51

挪威:沿着格里格的足迹(七)

挪威:沿着格里格的足迹(七)

格里格与民间音乐

格里格之所以能与欧洲、俄罗斯的许多著名的作曲家相比肩,并不在于作品的数量——他的作品的数量和体裁与他们远不能及,而是在于他的作品中所深深浸润的挪威民族民间的音乐灵魂。

格里格一生多病,因为严重的肺病而不得不把左肺切除。但他全然不顾自己每况愈下的身体,而是为建立挪威民族乐派不遗余力地奔波。

格里格早年即受挪威的一些音乐家的影响,对于挪威民间音乐的热爱与日俱增,从此在音乐生涯中特别是在自己的创作中矢志不渝地贯穿始终。他们是挪威小提琴家乌勒.布勒、丹麦作曲家加德、挪威作曲家里卡尔德.诺德拉克(挪威国歌的作曲者)和L.M.林德曼等,他们的音乐和言行都对格里格产生了深刻的影......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1:50

大雪天,困在首都机场

又下雪了,想起北京的第一场雪——11月1号的经历颇为有趣。

那天,我一早奔往机场,为的是当天晚上在成都的张坚民乐作品音乐会。他约我已经几个月了,很期待。他是一个才子,但他的民乐作品还真没听过,又是专场,肯定会大饱耳福!望着漫天鹅毛大雪,我的心情超好。

到了机场办票顺利,接到朋友来电:飞机能起飞吗?我说:没说不能飞啊?不料到了登机时间,还真不能按时起飞。得,12点多了,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溜达了一会儿,发现已是人满为患,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喝咖啡的地方,一个桌子,有位先生沉浸在电脑里。我坐在他的对面,要了一杯咖啡和热狗,吃完就打开电脑。过了一会儿,我问那位先生:您到哪儿?他说成都,是早8点的航......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1:49

挪威:沿着格里格的足迹(六)

挪威:沿着格里格的足迹(六)

格里格音乐厅    音乐厅建于1978年,有1500个座位。大厅空旷,异常简朴,甚至感觉有些简陋。因为内墙都是灰色的水泥而毫无其它装饰,只在一角立着格里格的塑像。但音乐厅内则既辉煌又舒适,设施非常现代化。梅园梅女士说,经专家鉴定,格里格音乐厅是欧洲拥有最好音响的音乐厅之一,它的上座率也每每达到100%。音乐厅从1953年开始,每年都举办国际音乐节、戏剧节和芭蕾艺术节。它自落成之日起,就成为卑尔根爱乐乐团办公、排练和演出的场地。当我们即将离开之时,爱乐乐团的指挥安德鲁.林顿(Andrew Litton)先生的手指向窗外,他表情神秘地说:“你们看见那些即将铺好的广场吗?”我们向广场上望去,只见广场上正在重新铺装方砖,还有很多方......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1:48

挪威:沿着格里格的足迹(五)

挪威:沿着格里格的足迹(五)

格里格与故乡卑尔根

卑尔根坐落在世界上最长和最美丽的峡湾之一——松恩峡湾和哈当厄峡湾之间,是通往峡湾的门户,濒临大西洋。它为挪威国王乌拉夫.希尔于1070年所建,面积有465平方公里,人口23万,是挪威仅次于首都奥斯陆的第二大城市。十二、十三世纪时,它曾是挪威的首都,在整个中世纪期间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最大的港口和商业、航海和技术的枢纽。城市建于山丘之上,周围是高山与峡湾。由于城市被七座高山所环抱,所以也叫“七山之都”。

在卑尔根的市中心广场,矗立着黑色大理石的海事纪念碑,四面雕刻着12位卑尔根历史上雄踞大海的首领。挪威人的祖先是维京人,以在海上捕鱼和掠夺闻名,被称为“北欧海盗”。传说挪威国王乌......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1:47

挪威:沿着格里格的足迹(四)

挪威:沿着格里格的足迹(四)

欧勒.布勒( Ole Bull 1810——1880)。这次在对于格里格的探访过程中,发现了以往我所不知道的、对格里格的一生有着举足轻重影响的挪威小提琴家欧勒.布勒。     欧勒.布勒是19世纪挪威最有影响的音乐家,在挪威音乐史中占有重要地位,被誉为“北欧的帕格尼尼”。他出生在卑尔根的一个富有的家庭,是10个孩子之一。因为父母都喜爱音乐,所以在他5岁时就得到了第一把小提琴,在卑尔根乐团随乐队队员学习。到8岁就被周围的人认定是个天才,9岁就开始独奏演出了。

但是家里希望他去做牧师,因此他在18岁时不得不去奥斯陆读书。他是最差的拉丁语学生,但却成为奥斯陆乐团最出色的小提琴手。后来,他到法国深造却默默无闻,再去意大利却一举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