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弦 > 文章归档 > 2010年四月
2010年04月25日 13:35

泰国公主莎妮:从公主到平民

泰国公主莎妮:从公主到平民

近日泰国红衫军再次掀起示威抗议狂潮,不禁想起2008新年前夕在曼谷经历的事。

2007年底,我到泰国曼谷参加亚洲表演者权益研讨会,会议期间,听马来西亚的朋友王炳智先生说,泰国有一个女高音歌唱家、声乐教育家曾经在中国学习过,更有传奇色彩的是,她的父亲曾经是泰国总理,她曾经是一个公主呢。看着我惊奇的样子,王先生问我是否愿意抽时间前去拜访,我连忙点头。一个公主,同时又是声乐教授,两个身份集于一身,使我充满了好奇心。

一天晚上,王炳智先生和我、还有同去开会的国家话剧院演员高发一起,前往泰国信拉巴功艺术大学——莎妮公主任教的地方。车停后,我们穿过黑黝黝的院落,走进一座不高的楼,在左边的走廊,一间房门......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11日 21:38

双手合十,为波兰深深地祈祷

双手合十,为波兰深深地祈祷

悲从天降!

波兰总统卡钦斯基等国家政要飞机失事,使世人无比震惊!这是一个黑色星期六,波兰国殇。完全可以想见波兰举国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

我很喜欢波兰,源自于对于肖邦的崇拜和热爱,但并非止步于此。毕竟,我曾前往波兰三次,虽然每次的时间并不长,但在与波兰同行交往的过程中,越来越喜欢这个国家和人民。

波兰给我总体的感觉是民风淳朴。波兰人的性格(普遍)内敛不张扬、表情真挚不做作、言辞直率不虚伪。他们会认真倾听你的话,回应直接而有礼貌。我也去过其它一些欧洲国家,但只有在波兰才真正感受到了女性被尊重,是发自内心的、实实在在的Lady First。他们保留至今的吻手礼,让你感觉很受用……。还有一些都......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07日 20:59

音乐故事:“喀秋莎”

   注:这篇文章是一个朋友发给我的。尽管对这首歌曲是那么熟悉,但是再一次读到它的故事,听到它的音乐,还是禁不住心情激荡热泪盈眶。

我不由得想起莫斯科红场旁的无名烈士墓,更想起曾在苏联作曲家协会看到的、几乎占满一面墙的照片——上面都是在卫国战争中牺牲的作曲家!当时,我呆立在他们面前,凝望着一张张和善的面孔,内心感到巨大的震颤!

这么好的东西,一定要与大家共享。我只在原文上做了微小的调整。最后附上的14个版本,个个都精彩。亲爱的朋友,你最喜欢哪一个版本呢?

在世界史和音乐史上,唯一为一首歌曲建立纪念馆的,就是“喀秋莎”了。一首爱情歌曲。为什么赢得如此殊荣,成为意义深远的历史文献、人......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01日 09:40

有感于“音乐家王益”

从王益案中得知,他具有多栖明星的称号,头衔显赫,既是金融家、历史学家,还是——音乐家!

可不能小看这位音乐家。原本未被发现的音乐细胞一经激活,即喷薄而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竟然在短时间内写出了大部头的交响乐《神州颂》。一时间大小报刊文章连篇累牍地褒扬赞誉。最令人乍舌的,是某位重量级的音乐家在文章中说:有两部划时代的交响乐作品,一部是赵季平的《乔家大院》组曲,另一部就是王益的交响乐《神州颂》!

没有任何音乐基础,五线谱都不识,哼出一个调调不足为奇(料他也写不下来),但是却能挥洒出一部编制完备、结构完整的交响乐,打死我也不信!

其实,打死谁也不信!

那么就要问了:为什么某些......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