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弦 > 一篇报道,真逗

一篇报道,真逗

《北京晚报》 1月30日一篇报道中有下述文字: 

“当年,年仅20岁的肖邦在完成《e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后,曾给好友沃伊采霍夫斯基写信道:‘ 而我却感到自己像个生手……就像我对键盘还一无所知那样。曲子写得太新奇了,最后连我自己都无法弹好它。’然而在昨晚四十多分钟的演奏中,阿芙蒂莫娃没有弹奏技巧上的僵硬,没有声部主题上的混乱,更没有音乐感觉上的间断,将这首让肖邦自己都觉得无法弹好的作品表现得几近完美。”

“柴可夫斯基e 小调第五交响曲是柴可夫斯基“悲怆三部曲”(即第四、第五、第六交响曲)的承上启下之作。乐曲以平稳的节奏延续了柴可夫斯基大气的曲风,四个乐章展现了“从完全听从命运,到对命运发生怀疑,最后决心通过斗争来克服悲惨的命运”的过程,表达了作者肯定生活的思想。作品中弦乐与木管分先后轮奏同一旋律的部分,更是形象地表现了人们对命运的反抗。”

简单评述如下:

1、  肖邦的信,表达了他对新作品的欣喜、追求和自谦,以此来比照阿芙蒂莫娃的演奏,并佐证阿芙蒂莫娃超过了肖邦,真是很可笑;

2、  “没有弹奏技巧的僵硬,没有主题上的混乱,没有音乐感觉上的间断”——须知这是演奏一首作品的基本的、低层次的要求,更何况她是肖邦大赛的冠军!如果只是做到了上述几点,那么她连肖邦大赛的门都进不去;

3、  对于老柴第五的解说,很不幸又掉入了标签式解说的巢臼,令人哑然。什么“过程”,真幼稚。特别是弦乐和木管轮奏同一旋律,就“表现了人们对命运的反抗”?

娱记们,事先做一点功课,不要不懂装懂,下笔随意,贻误他人。

我自问,是不是有点儿不厚道呢?

毕竟,他(她)不是……

 

肖邦故居中的塑像                                              摄于2005年

推荐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