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弦 > 马赛——伊福岛和肖邦

马赛——伊福岛和肖邦

马赛(Marseille,英文也称Marseilles)是法国的第二大城市,是地中海最大的港口,也是法国最大的海港。

说到马赛,首先想到的是产生于法国大革命期间的《马赛曲》,再就是大仲马的小说《基督山恩仇记》了。文革期间,我借来这本小说,一共四册,因为后面有一堆人翘首等待,所以我紧赶慢赶,用两天看完了。小说扣人心弦、惊心动魄,主人公丹蒂斯被陷害,就被关押在马赛的伊福岛监狱。

想起当时看书的过程,有一个插曲颇为好笑,我家那时住平房,最里面一间堵上天窗做暗房,我的几个同学在里面洗照片,我在外屋看小说,他们有事儿了就叫我进去“指导”。正当我沉浸在书中时,只听几声大叫。我冲进去一看就傻了眼,他们竟然把盛着显影液的塑料盘放到蜂窝煤炉子上热,盘子变了形,成了七扭八歪的怪模样。

我到马赛,是在某次带选手到法国贝藏松指挥比赛之后。虽然已是9月底,但是马赛依然是夏季,一派南国风光。烈日炎炎,空气湿热,尘土飞扬,空气中混杂着难闻的气味。到底是个港口城市,完全看不出来这里是哪个国家,各种皮肤、各种相貌、各种着装的人熙熙攘攘、川流不息,而最多的是面孔微黑的中东阿拉伯人。

到了马赛,伊福岛是一定要去的。我们从旧港乘船前往,沿途的海水湛蓝湛蓝,波光粼粼,望不到边。而踏上伊福岛则是另一番景象。荒凉、孤寂,岩石嶙峋,一座阴森森的监狱伊福城(Chateau d'If)立在岛的正中。太阳干晒,寸草不生。一时间仿佛时空倒流,来到了法国大革命前的伊福岛。那时这里关押了许多政治犯,包括著名的政治家马拉波。而现在给大家留下最深刻记忆的,却是虚构的、大仲马的小说《基督山恩仇记》中的丹蒂斯,这个年轻人为了复仇,蜷缩在死牢里忍辱负重苟活着。

荒岛就是不毛之地,犯人到了这里就是九死一生。监狱简陋、狭窄、难以容身,令人毛骨悚然。整座监狱面积不大,没有用多少时间便参观完毕。

没有想到的是在马赛有了另一个收获,我们竟然发现了肖邦和乔治桑的踪迹!正当我们走在一条巷子里,看见右侧有一个Mercure酒店,因为它是遍布全球的连锁酒店,所以开始并没有当回事儿。但是,却突然发现酒店门口的墙上镌刻着几行字,第二行的肖邦赫然映入眼帘!他的下面一行是乔治桑!两人的后面标注着1839。这说明,他们1839年住过这家酒店。据记载,肖邦与乔治桑结识于1836年,很快坠入情网。1838年,他们到西班牙的马约卡岛居住。不知1939年他们何故造访马赛,是来旅游?或许还有一段美妙的经历?肖邦的研究专家是否知道?

他们的下榻不仅给这家酒店带来了巨大的荣誉,也使这家酒店得以骄傲地展示其久远的历史。    

我顿时兴奋起来,推开大门,向里面饶有兴趣地张望,只见前厅不像一般的酒店中规中矩,而是布置得很有情调,花花草草遍布各个角落。柜台里的法国人看见我兴冲冲的样子,很友好地打了个招呼。他恐怕以为我要住店吧?哪里会想到我是肖邦的拥趸和追星族呢!我倒是很想粘粘肖邦的仙气,只可惜,高昂的费用只能使尔等望而却步,三步一回头地悻悻然离去。

马赛旧港码头,人们聊天甚欢,小狗也互致寒暄。

售船票的窗口

从伊福岛眺望马赛

伊福岛留影

伊福岛监狱

关押犯人的囚室

前往伊福岛的途中,海水湛蓝湛蓝......

肖邦和乔治桑住过的酒店

马赛歌剧院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