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09年06月06日 13:45

加入国际青年音乐联盟(一)

2002年初,中国音协外联部接到中国文化部外联局国际处电话,希望我们考虑加入国际音乐青年联盟( Jeunesses  Musicales International)。我听当时的外联部主任刘晓音转达后,考虑到外联部的人少事多,就说:“咱们既没有人也没有精力,不考虑。”过了几天,我又接到国际处的电话。他们认为我们以民间音乐组织的身份,加入这个有影响的国际组织,有利于做更多的工作。我说,如果是任务,我们责无旁贷,一定克服困难坚决完成。

当年的6月,文化部国际处派副处长张敏到维也纳参加第57届JMI的大会,他们请我也参加。接到这个通知已经比较晚了,我就安排了从波兰等国访问后,直接飞到维也纳。我留下来开会,其他成员就回国了。

张敏和我......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31日 10:39

观歌剧《青春之歌》(组图)

观歌剧《青春之歌》(组图)

当年的小说《青春之歌》,之后的电影《青春之歌》,是红色经典,风靡全国,激荡了成千上万青年人的心。

由北京大学歌剧研究院组织创作、联合中国歌剧舞剧院制作的原创歌剧《青春之歌》,近日在北京大学首演。正值青年节之际,我兴冲冲地前往观看。

两个小时后走出剧场,多少有些失望。虽然主题歌还在脑海里回响,但是……剧情呢?其它音乐呢?

为什么?

应该说,剧本是完整的,音乐也精心的,演员是认真的,舞美也是花了心思的。但是,就是缺点什么。缺什么?我认为是激情!

这显然是一部委约作品。所以这么说,并不是说委约本身有什么过错,而是往往在这种状况下,所有的创作人员都显得过于冷静。剧本的结构比较......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25日 09:25

谁是权利人?

前些天中国音像集体管理组织再次遭遇诟病,首先是质疑该组织的合法性,其次是质疑管理费收取的比例是否合理,再次就落到究竟谁是权利人的问题上。

从音像集体管理组织的权利范围上说,他们的管理和服务对象是音像公司和音像制作者。著作者自有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为娘家。而演奏者(家)、歌唱者(家)、歌手、指挥者(家)呢?现在还没有娘家。

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在十多年前是杀出的一匹黑马。当时就连著作者自己也鲜见有人明白自己有这份权利。“音著协”得益于谷建芬、王立平这样的“有话语权”的人的执著,终于从磕磕绊绊走到了今天的“坦途”,反对之声已经很微弱了。众多的音乐著作者因为有了娘家,每年都能有或多或少的收入......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19日 09:55

“古乐精华——中国古代乐器展”在巴黎(三)

“古乐精华——中国古代乐器展”在巴黎(三)

2月11日晚8时,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举办了“中国民族器乐专场音乐会”。来自中央音乐学院的青年师生严洁敏(二胡)、袁莎(筝)、樊薇(琵琶)、袁非凡(笛箫)、于川(二胡、京胡)、王瑟(扬琴)、王帅(鼓、打击乐)和音乐研究所的林晨(古琴)演奏了传统和现代的民族器乐曲。无论是古曲《渔舟唱晚》,还是阿炳的《二泉映月》;无论是《一枝花》,还是《渭水情》,都使来宾深深陶醉。当全体演奏员最后合奏意趣盎然的《京调》时,场内的气氛一下就活跃起来。音乐会结束后,全场听众持续有节奏地鼓掌达3分钟之久。听众一再盛情相邀,年轻的音乐家们又为大家加演了一首《喜洋洋》,全场气氛达到高潮。

当晚的音乐会,中国文化中心邀请了法国文......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14日 12:50

“古乐精华——中国古代乐器展”在巴黎(二)

“古乐精华——中国古代乐器展”在巴黎(二)

二月的巴黎,春寒料峭。但“中国文化年”却在当地甚至整个法国掀起阵阵热潮。街头巷尾到处可见大幅的宣传海报,“中国”一时成为巴黎人谈论最多的话题。

2月10日,由中国音乐家协会和法国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主办、中国艺术研究院和法国华侨商会协办的“古乐精华——中国乐器展”系列活动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开幕。

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于2002年11月29日正式挂牌成立,是中国在西方国家成立的第一个大型的文化中心。它的傲人之处还在于这座建筑原为拿破仑的嫡孙所拥有,已经有近150年的历史了。因为是法国王室的建筑,所以本身就是一座宫殿,外部宏伟壮观,内部装饰美轮美奂。几百年过去了,它仍在塞纳河边默默地矗立,目睹着欧洲这个政治......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11日 15:24

莫斯科红场“奇遇”记

莫斯科红场“奇遇”记

看到5月9日俄罗斯在莫斯科红场举行纪念卫国战争胜利64周年的大型阅兵式的消息,想起了曾在莫斯科的点点滴滴。

2003年,中国音乐家代表团从波兰完成公事以后,就到了非常向往的俄罗斯。那次的时间比较充裕。我的俄罗斯朋友左贞观安排我们在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听了一场老柴钢琴比赛的半决赛。当晚,在莫斯科大剧院看了歌剧《霍凡希那》,当《莫斯科河上的黎明》音乐响起……哎呀!那个感觉!至今想起仍然回味无穷,非常享受!      

记忆犹新的是,就在我们傍晚赴大剧院的路上,突然发现警察威风凛凛地骑着高头大马,我兴奋地叫了起来!再一看,傻了!只见路边都是被烧焦的汽车。原来是世界杯上俄罗斯队输给了日本队,足球流氓......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07日 14:03

“古乐精华——中国古代乐器展”在巴黎(一)

“古乐精华——中国古代乐器展”在巴黎(一)

筹备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举办“古乐精华——中国古代乐器展”颇费周折。最初是03年我和乔建中沟通后,再和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工作的吴钢商量、由他和中国驻法国使馆公使衔参赞兼中国文化中心主任侯湘华汇报确定的。因为04年是中国文化年,而我们原定的在波兰举办的中国音乐周就在04年5月。既然这一百多件乐器好不容易出国一趟,为什么不利用这个时机,先在法国展出,加入到中国文化年的活动中去呢?在巴黎展出后,再运到华沙,应该是件比较容易的事。

没有想不到,只有做不到。

说到乐器展必须提到当时的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的所长乔建中。由于他的支持和帮助,这个计划才得以完成,他的后任王子初也非常支持。当然,没有中国......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04日 09:45

中国音乐评论的独立品格(附:游西溪湿地)

中国音乐评论的独立品格(附:游西溪湿地)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中国音乐评论学会选择了一个好时候、好地点,与杭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在4月25至26号共同举办了“2009中国音乐评论高层论坛”。

会议主题多、涉及面广,感悟亦不少。谨将如何推动音乐评论的发展的个人见解略为表述一二。

音乐评论要有独立品格。为什么?因为长期以来音乐评论所处的“附庸”地位,更不要说长期以来音乐评论每每卷入政治生活的漩涡之中,自觉或不自觉地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所以,既然是音乐评论,就应该强调独立品格,回归到音乐本体,以作品为中心,衍展至音乐表演、音乐现象、音乐学术以至音乐评论,排除其它非音乐因素的干扰。

每年都有音乐评论、理论文章评奖,很好。但我们需要诘问:......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29日 11:45

魅力古城克拉科夫——“中国音乐周”在波兰(结尾篇)

魅力古城克拉科夫——“中国音乐周”在波兰(结尾篇)

在历史上,因为波兰是欧洲的交通枢纽,所以引起无数侵略者的觊觎。俄罗斯、奥匈帝国、德国都曾染指波兰。但波兰人民英勇抵抗、前赴后继的传统在欧洲都是首屈一指的。我们曾听到这样的“故事”:波兰人面对进犯永远是抵抗,所以它的城市毁坏严重、满目疮痍;而捷克人面对进犯永远是投降,所以它的城市保存完好、百媚千娇。这简直是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悖论:是英勇抵抗好呢还是乖乖投降好?

唯独有一个城市,这就是克拉科夫,由于它在二战中幸免遇难,才能得以完整地保存下来。197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把克拉科夫的旧城区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克拉科夫位于波兰南部维斯瓦河上游左岸,距华沙约250公里,人口约74万,是波兰......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24日 11:58

“中国音乐周”在波兰(四)——中国音乐讲座

“中国音乐周”在波兰(四)——中国音乐讲座

5月13日,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研究员崔宪在华沙大学音乐研究所举办专题讲座《2400年前的曾侯乙编钟及其乐队》。事先没有想到前来听讲座的学生和老师那么多,所以不得不临时转移到更大的课室。但就这样还是拥挤不堪,晚来的人就只有站立的份儿了。

在短短的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崔宪以生动风趣的语言,将曾侯乙墓葬及青铜乐钟体现的礼乐制度;先秦编钟的双音结构及声学特性;编钟的铭文内容、标准音高和八度分组、编钟以“宫、商、角、徵、羽”为基本音级等做了深入浅出的介绍。他还将中国与西方音乐的音阶进行了比较,生动地阐释了中西文化的异同,展示出中国几千年的古代文明。

讲座的听众主要是音乐学系和汉学系的学生和老师......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20日 11:43

“中国音乐周”在波兰(三)—— 杜泰航钢琴独奏会

“中国音乐周”在波兰(三)—— 杜泰航钢琴独奏会

本来“中国音乐周”的计划只是民族器乐演出和中国音乐讲座。但是大约是在2004年初,我在家一边看书,一边不经意地放着CD,一下把我惊着了!CD是杜泰航弹的肖邦的《叙事曲》(g小调,Op.23),那种磅礴的气势、那种贵族般的气质、那种直入心底的倾诉……,我不由自主地合上了书,呆呆地听完。

之后我想,一定要带上杜泰航。原本策划他除了弹独奏作品外,下半场弹一首肖邦的协奏曲,与波兰乐团合作。为此我几次打电话,与当时远在芬兰歌剧院任总监和常任指挥的汤沐海联系,想请他指挥。汤沐海一听是中国音乐家代表团出访,非常热情,根本不问报酬,不断地调整他的档期直至确定航班。但是最后因波方付不起给乐队的钱而只能遗憾作罢。

去......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17日 11:30

“中国音乐周”在波兰(二)——中国民族器乐音乐会

“中国音乐周”在波兰(二)——中国民族器乐音乐会

波兰人对中国艺术很不了解,往往一说起来就是杂技。这一次我们去一个民乐演奏小组,波兰主办方之前屡次询问,明显地表现出怀疑和担忧。

开幕式上,观众亲眼目睹了形制精美的中国乐器后,对开幕式后的中国民族乐器音乐会充满了期待。他们在国家博物馆的前厅坐好,情绪高昂、翘首以待。

我们代表团的民乐演奏家都是中国民乐的大师和演奏家。张维良的笛子独奏《行云流水》清丽飘逸;严洁敏的二胡独奏《江河水》如泣如诉;章红艳的琵琶独奏《龙船》热烈欢腾;袁莎的筝独奏《临安遗恨》凄切悲愤;于川的二胡演奏《一枝花》淳朴苍劲;王帅和于川合奏的《夜深沉》(鼓、京胡)千回百转……。而最后的合奏《春江花月夜》更是醉倒了大厅里所......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14日 11:27

“中国音乐周”在波兰(一)——开幕式与乐器展

“中国音乐周”在波兰(一)——开幕式与乐器展

“中国音乐周”是2002年10月波兰在北京举办的“波兰音乐周”的对等交流活动。根据计划,应该是中国在波兰举办在先,波兰在中国举办在后。但是波兰方面由于经济原因,恳求互换一下。所以“波兰音乐周”就在2002年10月先在北京举办了。

2004年3月我得了一场大病,小命差点儿玩完。是我的同事徐冬、韩新安、金兆钧、于庆新等忙前忙后把我送往医院,吴雁泽书记也特别给以关照。鬼门关就这样闯过去了。

躺在病床上,我最挂念的,就是5月将要在波兰举办的“中国音乐周”。出院是4月10号,还遵医嘱在家里闷了一个星期。医生听说我要出国,坚决不同意,这可让我犯了难。我态度极好甚至有些谄媚地问医生:“这么说吧,如果我一定要去,您说......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13日 10:35

肖邦故居

肖邦故居

肖邦故居位于远离华沙的热拉佐瓦—沃拉村。当年肖邦的母亲曾为这家的主人斯卡尔贝克伯爵服务,后来得到了主人慷慨的馈赠。

这座白色的别墅有两层,里面的房间不多也很局促。但环绕它的园林却很广阔,绿树参天,流水潺潺,说是一个美丽的小公园绝不为过。

我有幸三次(2002、2004、2005年)拜访肖邦故居。每一次都要在林间小径上徜徉许久。我好羡慕这里的一草一木,因为它们曾陪伴着肖邦度过了少年时光,滋润了肖邦的身心,给予了肖邦源源不断的音乐灵感。想想看,我脚下的土壤,肖邦也曾踩踏过,我身旁的大树,肖邦也曾搂抱过。恍惚间,少年的肖邦就在林间玩耍嬉戏,就在溪边倾听大自然的天籁之音……。这是多么奇异和美好的感觉啊......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13日 10:25

与叶挺将军一起遇难的音乐家——缅怀“四·八”烈士

与叶挺将军一起遇难的音乐家——缅怀“四·八”烈士

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叶挺将军》,我屏息静气一集不拉地看完,对于叶挺将军坎坷悲壮的一生深感痛惜!演员高发的演绎光彩且有深度,使我很受感染。这篇博文想说说与此有关的、大家都不知道的事。

1946年4月8日,叶挺将军乘坐的飞机撞上了山西兴县境内的黑茶山。与叶挺将军同机遇难的还有革命先辈王若飞和他的舅父、贵州著名教育家黄齐生,以及老一辈革命家博古和邓发。

与先辈们同机的还有一个年仅20岁的青年音乐家黄晓庄。十几天前,他陪同祖父黄齐生到重庆慰问在校场口事件中被打的郭沫若、李公仆,又陪同返回延安。

黄晓庄是谁?

黄晓庄在陶行知创办的育才音乐学校里是公认的音乐天才,无论是拉大提琴还是作曲,都处处......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13日 10:24

难忘奥斯维辛集中营——清明节的祭奠

难忘奥斯维辛集中营——清明节的祭奠

一年一度的清明节又到了。几年前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的一幕幕又清晰地再现……

2004年5月,华沙。在中国音协与波兰肖邦协会、基金会共同在华沙、克拉科夫举办了“中国音乐周”之后,我向波兰朋友提出,要去奥斯维辛集中营。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的脸一下子就阴沉下来,使我有些不知所措。但最终还是安排我们去了。

初春的波兰已是阳光明媚、蓝天白云、春风习习,新绿铺满大地。而我们却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是一座魔窟、一座杀人工厂、一座世界上最可怕、最最惨无人道的监狱。

无数犹太人,被迫举家迁移,从此走上不归路。

来到这里的犹太人都被纳粹登记在册。从所剩无几的照片上,我们看见了慈祥的老人、英俊的青年、漂亮......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13日 10:23

如何演奏肖邦

如何演奏肖邦

上周四,我拿到了还散发着墨香的书《如何演奏肖邦》(钢琴与乐队作品)。这本书是波兰钢琴家雷吉娜.斯门江卡写的。几年前,她的《如何演奏肖邦》(钢琴作品)也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译者是曾在波兰任文化参赞的梁全炳和夫人姚曼华,责任编辑是郭峰。

我还有一本《悲情肖邦》,是于润洋教授所著所赠。

这三本书都和肖邦有关,使我倍感荣幸的是:它们也都与我有关。

说来话长,慢慢道来。

2001年,在我的同学、好友、时任文化部外联局国际处负责人孙昌宁的推荐下,中国音协和波兰肖邦协会、波兰肖邦基金会建立了友好关系。

双方的友好协议在北京饭店签订,音协主席傅庚辰、副主席鲍蕙荞出席。我记得傅庚辰主席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