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0年05月13日 10:27

浙江省艺术职业学院——艺术家的摇篮

浙江省艺术职业学院——艺术家的摇篮

春季黄鱼咕咕叫,要叫阿哥踏海潮,

夏季乌贼加海蜇,猛猛日头背脊焦;

秋季杂鱼由侬挑,网里滚滚舱里跳,

北风一起白雪飘,风里浪里带鱼钓;

一阵风来一阵暴,愁煞多少新嫂嫂,

一阵风来一阵暴,愁煞多少新嫂嫂。

 ——《舟山掠影》童谣

月初到杭州开会,会议的承办者是浙江艺术职业学院。望着崭新的、现代化的校舍和宜人的校园,想当然地以为这是一所新建的学校。但是稍一了解可不得了,因为这里曾是藏龙卧虎之地。

它的前身之一浙江艺术学校已经有50年的历史,先后四次被教育部、文化部评定为“国家级重点艺术中专”。看看学校的人物榜吧,的确是名副其实的“国家级”!

名师荟萃—......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25日 13:35

泰国公主莎妮:从公主到平民

泰国公主莎妮:从公主到平民

近日泰国红衫军再次掀起示威抗议狂潮,不禁想起2008新年前夕在曼谷经历的事。

2007年底,我到泰国曼谷参加亚洲表演者权益研讨会,会议期间,听马来西亚的朋友王炳智先生说,泰国有一个女高音歌唱家、声乐教育家曾经在中国学习过,更有传奇色彩的是,她的父亲曾经是泰国总理,她曾经是一个公主呢。看着我惊奇的样子,王先生问我是否愿意抽时间前去拜访,我连忙点头。一个公主,同时又是声乐教授,两个身份集于一身,使我充满了好奇心。

一天晚上,王炳智先生和我、还有同去开会的国家话剧院演员高发一起,前往泰国信拉巴功艺术大学——莎妮公主任教的地方。车停后,我们穿过黑黝黝的院落,走进一座不高的楼,在左边的走廊,一间房门......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11日 21:38

双手合十,为波兰深深地祈祷

双手合十,为波兰深深地祈祷

悲从天降!

波兰总统卡钦斯基等国家政要飞机失事,使世人无比震惊!这是一个黑色星期六,波兰国殇。完全可以想见波兰举国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

我很喜欢波兰,源自于对于肖邦的崇拜和热爱,但并非止步于此。毕竟,我曾前往波兰三次,虽然每次的时间并不长,但在与波兰同行交往的过程中,越来越喜欢这个国家和人民。

波兰给我总体的感觉是民风淳朴。波兰人的性格(普遍)内敛不张扬、表情真挚不做作、言辞直率不虚伪。他们会认真倾听你的话,回应直接而有礼貌。我也去过其它一些欧洲国家,但只有在波兰才真正感受到了女性被尊重,是发自内心的、实实在在的Lady First。他们保留至今的吻手礼,让你感觉很受用……。还有一些都......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07日 20:59

音乐故事:“喀秋莎”

   注:这篇文章是一个朋友发给我的。尽管对这首歌曲是那么熟悉,但是再一次读到它的故事,听到它的音乐,还是禁不住心情激荡热泪盈眶。

我不由得想起莫斯科红场旁的无名烈士墓,更想起曾在苏联作曲家协会看到的、几乎占满一面墙的照片——上面都是在卫国战争中牺牲的作曲家!当时,我呆立在他们面前,凝望着一张张和善的面孔,内心感到巨大的震颤!

这么好的东西,一定要与大家共享。我只在原文上做了微小的调整。最后附上的14个版本,个个都精彩。亲爱的朋友,你最喜欢哪一个版本呢?

在世界史和音乐史上,唯一为一首歌曲建立纪念馆的,就是“喀秋莎”了。一首爱情歌曲。为什么赢得如此殊荣,成为意义深远的历史文献、人......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01日 09:40

有感于“音乐家王益”

从王益案中得知,他具有多栖明星的称号,头衔显赫,既是金融家、历史学家,还是——音乐家!

可不能小看这位音乐家。原本未被发现的音乐细胞一经激活,即喷薄而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竟然在短时间内写出了大部头的交响乐《神州颂》。一时间大小报刊文章连篇累牍地褒扬赞誉。最令人乍舌的,是某位重量级的音乐家在文章中说:有两部划时代的交响乐作品,一部是赵季平的《乔家大院》组曲,另一部就是王益的交响乐《神州颂》!

没有任何音乐基础,五线谱都不识,哼出一个调调不足为奇(料他也写不下来),但是却能挥洒出一部编制完备、结构完整的交响乐,打死我也不信!

其实,打死谁也不信!

那么就要问了:为什么某些......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18日 11:20

那一夜,我在华沙听肖邦

那一夜,我在华沙听肖邦

5年前,我应波兰肖邦协会和国际肖邦基金会的邀请,作为嘉宾,出席了第十五届国际肖邦钢琴比赛的决赛及颁奖仪式和音乐会。近5年的时间过去了,当年的情景历历在目,至今仍然回味无穷。

10月21日的晚上,华沙爱乐音乐厅迎来了盛大的节日。大多数来宾特别是中年人以上的着装都非常正式、考究甚至华贵,举止端庄,谈吐高雅,空气中弥漫着高级香水的味道,感觉“很贵族”。因为有韩国和日本的选手进入决赛,所以来了很多韩国和日本人,只见他们乐此不疲地点头哈腰,“嗨嗨”地没完没了。

拿到票后我很失望,虽是贵宾票,但却在右侧,意味着只能听不能看。正当我闹心时,华沙大学博学儒雅的谢教授把他的票换给了我,使我喜出望外。他虽然......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10日 13:04

千军万马勇闯独木桥——青岛三日小记

千军万马勇闯独木桥——青岛三日小记

青岛大学音乐学院招生,委托我从北京找考官。短短三天找齐了15位考官,5种专业——钢琴、管弦、作曲、民乐、声乐。其中不乏大腕——石叔诚、黄远泽、张大龙、钟鸣达、刘珊……5号晚上,一行人马浩浩荡荡开往青岛,紧张地工作了两天。

已经是复试了,在今年报名的人数少的情况下,还有近700名考生。大厅里挤得满满的,年轻人的脸上闪现着各种表情,或惶惑、或兴奋、或急躁、或轻松。       

我在键盘组,考生绝大部分是钢琴,少数是手风琴。很久没有这么集中、这么大量地听钢琴了,感觉很新鲜。孩子们都很放松大胆,多数考生是再难的曲子都敢弹,手指在琴上“胡噜”,节奏随意。有三、四个考生学习正规,技术、音乐较全面。......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01日 10:16

马赛——伊福岛和肖邦

马赛——伊福岛和肖邦

马赛(Marseille,英文也称Marseilles)是法国的第二大城市,是地中海最大的港口,也是法国最大的海港。

说到马赛,首先想到的是产生于法国大革命期间的《马赛曲》,再就是大仲马的小说《基督山恩仇记》了。文革期间,我借来这本小说,一共四册,因为后面有一堆人翘首等待,所以我紧赶慢赶,用两天看完了。小说扣人心弦、惊心动魄,主人公丹蒂斯被陷害,就被关押在马赛的伊福岛监狱。

想起当时看书的过程,有一个插曲颇为好笑,我家那时住平房,最里面一间堵上天窗做暗房,我的几个同学在里面洗照片,我在外屋看小说,他们有事儿了就叫我进去“指导”。正当我沉浸在书中时,只听几声大叫。我冲进去一看就傻了眼,他们竟然把盛着显......

阅读全文>>
2010年02月20日 15:17

蝴蝶翩翩舞长崎——云仙地狱温泉

蝴蝶翩翩舞长崎——云仙地狱温泉

一个多小时的汽车颠簸使我们昏昏欲睡,当被叫醒的时候,立刻闻到了冲鼻子的硫磺味道。这儿是日本著名的温泉地,是长崎著名的温泉——云仙地狱。放眼望去,雾霭茫茫、白烟缭绕。为什么叫地狱呢?一说是由于水蒸气和岩浆不断地从岩缝中冒出,令人仿佛置身地狱;还有一说是早年有几十个天主教徒曾被押解至此,被推到涌泉中活活烫死。我倒是觉得温泉升腾起的白色“云雾”飘飘渺渺,非常漂亮,哪有一丝的阴森诡异,简直就是来到了仙境嘛!     我们住的酒店叫做云仙宫崎旅馆。一进房间,我就惊喜地瞪大了眼睛:榻榻米,矮茶几,推拉门……。我在屋子里转来转去,看看这摸摸那,一切都是那么新鲜。房间实在太热,但我又找不到温度调节的地方,只好打......

阅读全文>>
2010年02月08日 18:29

蝴蝶翩翩舞长崎(三)

蝴蝶翩翩舞长崎(三)

豪斯登堡建于1992年,是一个集博物馆、娱乐设施、购物中心和饮食为一体的海滨度假主题公园。这座规模宏大的荷兰式繁华城镇几乎可以容纳整个佐世保市中心。它占地152公顷,6000米长的运河从公园蜿蜒穿过。城堡里种植了数十万棵树木和各种花卉,各类商店以及餐厅、剧场、博物馆、美术馆、娱乐设施、饭店、别墅等等一应俱全。

我们来到豪斯登堡时天已擦黑,被安排住在外观气派、内部设施豪华的欧洲大饭店。稍微安顿以后,组委会和旅游局招待我们吃了一顿正宗的法式大餐。之后,他们带我们来到运河边,观赏每天晚上都要举行的激光焰火晚会。伴随着著名的交响曲,焰火接二连三地升上天空,绽放出绚丽的烟花,使聚集在码头的游客们阵阵欢呼。当......

阅读全文>>
2010年02月01日 09:22

悼杨峻

祝贺杨峻从教45周年和70华诞的音乐会仿佛就在昨日,但他却突然到了另一个世界!今早听到这个消息,真让我惊骇不已,久久回不过神来。

我既不是杨峻的同窗,也不是杨峻的学生。只是自从文革全校被轰到38军清风店以后,老师和学生混在一起,开会、劳动、演出,就有了较多的接触,彼此熟识起来。杨峻生性幽默达观,说出的话经常令人忍俊不禁。在38军时,储望华、张坚、杨峻等创作出了钢琴协奏曲《国际歌颂》,钢琴就由杨峻担任。作品好,他弹的也棒,演出了很多场。说实话,文革耽误了杨峻这样年龄的一批钢琴家(当然不只是钢琴家),否则他们在国际舞台上大展拳脚是毫无疑问的。

上台演奏的机会失去了,杨峻倾其全力在学生身上,桃李......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26日 10:25

蝴蝶翩翩舞长崎——哥拉巴庭园(二)

蝴蝶翩翩舞长崎——哥拉巴庭园(二)

托马斯.哥拉巴(Thomas Blake Glover 1938——1911)是苏格兰人。1859年长崎开港时,他来到长崎,成立了哥拉巴商会,1863年建造了哥拉巴庭园。当时的日本是幕府时期,政治、经济都处于激烈动荡和变革的时代。哥拉巴在政治上支持改革派,明治以后,还为日本引入了近代科学技术,由此得到了日本人民的尊敬。

哥拉巴庭园建在长崎港口的山坡上,是日本最古老的木质西洋式建筑。后来,当地建设者又从市里移来了六座也是外国商人居住过的西洋建筑。这些建筑分布在这个山坡上,成为长崎的著名景观之一。

英国小说家乔治.卢瑟.朗写了一部小说《菊夫人》,后更名为《蝴蝶夫人》,写的就是发生在长崎的日本女子的悲剧。据说主人公菊夫人就是以......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9日 17:15

蝴蝶翩翩舞长崎——获奖者音乐会(一)

蝴蝶翩翩舞长崎——获奖者音乐会(一)

“当那晴朗的一天,

在那遥远的海面,

我们看见了一缕黑烟,

有一只军舰出现……”

日本长崎,就是普契尼的歌剧《蝴蝶夫人》的故事发生的地方。主人公巧巧桑为了爱情背叛了宗教和家庭,嫁给了美国军官平克尔顿,在最终却惨遭遗弃,以自刎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每当想起这凄恻悲凉的故事、听到这缠绵跌宕的音乐,总是禁不住心潮难平、泪光盈盈。长崎,也随着这部歌剧在心里占有了一席之地。

2007年9月,办公室来了两位日本人。他们自称是日本长崎市国际观光旅游局的,代表市政府邀请我在11月访问日本长崎,观看第二届蝴蝶夫人国际声乐比赛(2006)的获奖者音乐会。我欣然地接受了邀请。

11月16日,我与......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3日 16:04

休闲,看62集电视剧

好多天没更新博客,有人问我干嘛去了?哈!一鼓作气,看完了62集韩国电视剧《善德女王》——除了必要的外出。

我有一个毛病,一件事、一本书,拿起来就放不下。有一年在巴黎,陈其钢说:“我发现你是一个特别执着的人。”我不禁愣了一下,心想:“是吗?”后来自我审视一番,还真是。为此我经常控制自己,不开头做一件事,不开头读一本书,要不就......

比如,我听见人家对金庸津津乐道,就想有那么吸引人吗?尤其是,听见我的一个好朋友、上音的一个女老师和人聊金庸,那么带劲儿,更是惊诧不已!但是在一个春节假期,我翻了一下金庸,立刻就掉进去了,一直窝在沙发里看金庸,到了不吃饭不睡觉的地步!除了《鹿鼎记》,都看了。<......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21日 17:49

“比大长今还火”的电视剧

“比大长今还火”的电视剧

12月4日,应韩国“善德女王”文化产业专门公司的邀请,赴韩国庆州参加了为韩国电视剧《善德女王》的宣传活动——MBC 电视剧善德女王OST音乐会。    一句“比《大长今》还火”,就足以勾起了我的兴趣。当初以为,迷韩剧的不是年轻人就是家庭主妇,没成想《大长今》却使我五迷三道,被剧情拽着天天盼着看,欲罢不能。《大长今》当初在韩国的收视率是20%多,而这部《善德女王》的收视率达到了48%。

《善德女王》确有其事,确有其人,是发生在韩国新罗时期的故事。讲述了德曼公主因和姐姐是双胞胎而被视为不祥,逐出宫中历尽磨难,凭借信念和坚忍不拔的毅力,成为新罗王朝第一位女王。

韩国新罗时期的首都就是庆州。它位于韩国东南部......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1:53

快乐歌唱 恣意享受——音乐给我们带来什么

快乐歌唱 恣意享受——音乐给我们带来什么

在海南举办的首届中国南方(海口)合唱艺术周上,出现了欧洲面孔。他们从奥地利来,名称叫做宫堡茨克尔亨(Gumpoldkirchen)男子合唱团。在赛场内外,他们不仅面孔显眼,而且演唱也别具一格。     我说的不是嗓音条件。因为一听就知道,他们是业余的。嗓音条件并不好,以致声音不够纯净美妙。50个团员,平均年龄看来也超过了50岁,而且——长得也不好看。

那么,他们是以什么深深地吸引了听众呢?

是和谐的美感,是出色的声部感。成立于1863年的合唱团,整体达到了高度融合和统一,每个声部绝不是独立存在、我行我素,而是与其它声部中互为依托、互为渗透和契合。这种对于声部的既有纵向也有横向的感觉,如果不是多年的耳朵的训练......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1:52

挪威:沿着格里格的足迹(八)(附:后记)

挪威:沿着格里格的足迹(八)(附:后记)

现在这个酒店仍然有着浓重的乡村气息。大堂只能算作“小堂”,摆放着多年前记账的机器,墙上挂着鹿头,还有格里格与酒店主人太爷爷的照片。房间里面很简陋,窄窄的铁床,窗户上挂着薄薄的小花布窗帘。热水不足,温度也很低,睡觉时只好蜷缩成一团,

在通往餐厅的休息厅里,放着格里格使用过的、当年用马拉上来的钢琴。旁边的一个小圆桌上,放着格里格《钢琴小品》集中《特罗豪根的婚礼》的手稿。这个小品原名《祝贺者》,就是为这里举行的庆祝活动而写。手稿的纸张虽然已经发黄发脆,但笔迹依然清晰。乐曲开始,左手的五度双音恰似民间提琴手奏出的民间舞蹈的节奏,烘托出以五声音阶为基础的旋律。乐曲是典型的挪威民间的调式,再现了民......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1:51

挪威:沿着格里格的足迹(七)

挪威:沿着格里格的足迹(七)

格里格与民间音乐

格里格之所以能与欧洲、俄罗斯的许多著名的作曲家相比肩,并不在于作品的数量——他的作品的数量和体裁与他们远不能及,而是在于他的作品中所深深浸润的挪威民族民间的音乐灵魂。

格里格一生多病,因为严重的肺病而不得不把左肺切除。但他全然不顾自己每况愈下的身体,而是为建立挪威民族乐派不遗余力地奔波。

格里格早年即受挪威的一些音乐家的影响,对于挪威民间音乐的热爱与日俱增,从此在音乐生涯中特别是在自己的创作中矢志不渝地贯穿始终。他们是挪威小提琴家乌勒.布勒、丹麦作曲家加德、挪威作曲家里卡尔德.诺德拉克(挪威国歌的作曲者)和L.M.林德曼等,他们的音乐和言行都对格里格产生了深刻的影......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1:50

大雪天,困在首都机场

又下雪了,想起北京的第一场雪——11月1号的经历颇为有趣。

那天,我一早奔往机场,为的是当天晚上在成都的张坚民乐作品音乐会。他约我已经几个月了,很期待。他是一个才子,但他的民乐作品还真没听过,又是专场,肯定会大饱耳福!望着漫天鹅毛大雪,我的心情超好。

到了机场办票顺利,接到朋友来电:飞机能起飞吗?我说:没说不能飞啊?不料到了登机时间,还真不能按时起飞。得,12点多了,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溜达了一会儿,发现已是人满为患,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喝咖啡的地方,一个桌子,有位先生沉浸在电脑里。我坐在他的对面,要了一杯咖啡和热狗,吃完就打开电脑。过了一会儿,我问那位先生:您到哪儿?他说成都,是早8点的航......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1:49

挪威:沿着格里格的足迹(六)

挪威:沿着格里格的足迹(六)

格里格音乐厅    音乐厅建于1978年,有1500个座位。大厅空旷,异常简朴,甚至感觉有些简陋。因为内墙都是灰色的水泥而毫无其它装饰,只在一角立着格里格的塑像。但音乐厅内则既辉煌又舒适,设施非常现代化。梅园梅女士说,经专家鉴定,格里格音乐厅是欧洲拥有最好音响的音乐厅之一,它的上座率也每每达到100%。音乐厅从1953年开始,每年都举办国际音乐节、戏剧节和芭蕾艺术节。它自落成之日起,就成为卑尔根爱乐乐团办公、排练和演出的场地。当我们即将离开之时,爱乐乐团的指挥安德鲁.林顿(Andrew Litton)先生的手指向窗外,他表情神秘地说:“你们看见那些即将铺好的广场吗?”我们向广场上望去,只见广场上正在重新铺装方砖,还有很多方......

阅读全文>>